索尼CEO平井一夫憧憬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引领未来

索尼首席执行官兼总裁平井一夫在悉尼。 图片:James Croucher

<本文译自《澳洲人报》,供参考>

这周,在能够俯瞰悉尼歌剧院的酒店套房里,(我们采访了)索尼这个庞大的全球娱乐和电子产业帝国的掌印者平井一夫先生,他的讲述听起来乐观积极、战略清晰而专注。

他说这是他第一次去澳大利亚。在索尼工作的33年岁月里,他从未去过澳洲。

“我担任总裁五年了。前三年是进行公司的架构重组。过去两年来利润一直在增长,并且开始有了稳定的盈利 。”平井一夫告诉《澳洲人报-周末版》。

索尼的故事起源于1946年东京百货店里的一家小型电子商店,而后爆炸式发展扩张为全球业务最全面的娱乐公司,并将Walkman音乐播放器、平板电视和PlayStation游戏机这类突破性的产品带入世界。

2012年,平井一夫从霍华德·斯金格的手里接过索尼集团的帅印。

索尼有很庞大的业务,包括电影工作室、电影制作公司、音乐唱片帝国,以及PlayStation的游戏品牌。它还拥有众多门类的电子产品,制造半导体、相机和影像传感器、电视等消费电子产品。另外它还经营金融服务业务。

作为CEO兼总裁的平井先生,已经证明了自己是索尼正确的掌舵人选,毕竟在他接手前,索尼表现出如过山车般的起起落落以及年复一年的业绩亏损。从文化方面来考虑,对于一家在西方有广泛业务的日本企业来说,平井先生的成长背景、文化培养再合适不过了。出生于1960年的东京,平井作为银行家的儿子,进入东京一所注重美式教育的国际学校读书,随后又去了加拿大的学校求学。他英语说的非常好以至于你会以为英语是他的母语。

不仅如此,从他将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放在他策略计划的重要位置来看,平井先生还可能是引领索尼未来发展的正确人选。

平井先生说,“这是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业务,而且我认为它拥有巨大的增长潜力。”

索尼曾经凭借1999年上市的Aibo人工智能机器狗成为了机器人领域的先驱,但在2006年却放弃了机器人市场,这一举动导致了相关专业技能的外流。

随着更复杂的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功能被再次提上议程,平井决定索尼与美国新兴公司Cogitai建立合作深入研究,而不再仅仅依靠内部员工。

Kzuo Hirai introduces the PlayStation Vita portable games console in Tokyo in 2011

他说:“他们(Cogitai)能够给予我们一些关于如何走入整个人工智能空间的深刻见解及建议。”这种合作,可以确保我们能从外界获取有效建议而不至于事事白手起家,这也正是我们过去在索尼做事情的方式。

但他说,一些离开的机器人专家正在回归。“他们中的很多人实际上已经回来了,(说着)‘让我说说我所知道的’。我们还对外招募了一些优秀人才。”

平井说,索尼已经为新技术设立了100亿日元(1.2亿美元)的创新基金。他说:“这是我们需要走出去获得的领域,(我们)一定会到这一点,并且远离索尼习惯作法方式,也就是只依靠内部力量闭门研发。”

那么在议程上的人工智能是什么样的?去年有相关报道提到索尼正研发能与人类情感上产生联系的机器人。平井先生阐述了索尼的愿景,即“通过产品和内容在情感上打动人们,使他们将索尼视为一个创造力十足且引领科技潮流的公司。”

但是在索尼人工智能议程中,宠物机器人仅是冰山一角,平井计划在公司多个业务领域全面实施人工智能的一揽子计划。

索尼能够生产出什么样的产品?我问他,是否有一天我们能看到录音机吐出书面文本来?对着相机说出想要的参数设定,相机就能自动记录并且存档,又或者能将人们拍摄的照片自动编辑?“自动编辑相机问世的话,你可能就要失业了。”他说道。

“我不是工程师,不过据我所知,你刚才提到的大部分设想都是我们现在就能做出原型产品的。但是如何生产出消费者支付得起、性能可靠并且是他们真正想要的产品,这是个问题。索尼有很多不同的研发,我也遇到过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对于创意,我们从来不设门槛。”

在拉斯维加斯的2017CES电子消费展上, 平井一夫推出了索尼Bravia OLED电视

众所周知,索尼正致力于无人机领域。2015年,与日本ZMP公司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成立Aerosense公司制造商用无人机。 Aerosense已经对外发布了无人机原型产品飞行的视频。

平井说,“这个业务正处于增长模式。”

他说这家合资公司在研发和制造的无人机,其应用范围远远超出地质考察的传统功能。

然后就是PlayStation。这一游戏平台的成功取决于平井曾经发挥的关键作用。在任职整个索尼集团的总裁之前,他曾担任索尼互动娱乐及其美国公司的总裁。

索尼与去年推出PlayStation VR,从此迈入虚拟现实游戏领域。平井说:“市场对PSVR的反响,显然已经达到并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但是出货方面还是存在一些问题。“然而,我们没能确保在全球众多市场的充足现货供给,不过正努力尽快解决该问题。”

平井说,截至二月下旬,索尼PlayStation VR设备的出货量已近92万台。

“VR的巨大应用潜力远远超出了游戏领域。” 他说,“索尼音乐和索尼影视已经在生产VR的线性内容。不过我认为对VR来说,在娱乐领域之外,有巨大的B2B(企业间商务)市场应用。比如一家旅行社向客人们展示旅行目的地时,除了让他们启程前往去感受,就能通过在VR里先行体验。

在VR方面我们需要稳扎稳打,首要重任是确立起来VR这一技术,这可以通过视频游戏来实现,而这正是我们目前发力的地方,因为我们认为这正是VR线性内容具有潜力的领域。

当然不是只有索尼在打造虚拟现实(VR)游戏,今年晚些时候索尼会与微软加速开发的游戏控制平台以及它的混合现实(MR)体验有新的竞争。目前在这个市场上,索尼还是处于领先地位,不过仍需考虑下一步的发展。

电视是索尼的另一大业务,今年,索尼研发出由一块块独立的LED模块组成的如画布般的的巨大LED显示屏(被称为“黑彩晶”)且肉眼无法分辨LED模块的连接处。然后就有了索尼的4K OLED电视机A1。它的显示屏靠振动就能发出声音,不再需要扬声器。

索尼区别于其他电视制造公司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有能生产4K HDR内容且支持4K播放的索尼影视公司。“我们创造4K内容,而且目前4K HDR显然被业界置于重要且优先的位置。”

平井认为流媒体是媒体传播的未来。那么在流媒体成为主流之前,新近开发的高密度蓝光光盘岂不是过度阶段的产品、终将难逃被淘汰的命运?

“我想你刚才提到的事情,最终会成为现实。不过我们希望,对于身处不一定有宽带网或者网速不够快的地方,人们也能享受得到来自世界的精彩内容。

但是这一路上都充满了挑战。由于公司的电影部门出现问题,索尼在今年一月份宣布记入一大笔商誉减值9.6亿美元。

此外,还有《捉鬼敢死队》、《但丁密码》这样回报情况不尽如人意的电影。

平井说:“我们只是(在电影制作方面)还没有生产出前沿作品,那种对家庭娱乐行业的下游方向也会产生影响的片子。”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聘请了汤姆·罗斯曼来管理我们电影业务。他确实在批准新项目、新电影的方面做得很好,而且他将重点放在了三个方面。” 

“第一是要控制成本,第二是要更加重视手中已有的大片作品,第三是我们的电影要在国际上有更强的吸引力,尤其是在中国的市场上。”

此外,索尼的电视业务也曾连续亏损了10年,公司的移动业务也在2014年计入了1800亿日元的商誉减值。

在去年六月,平井一夫表示索尼的消费电子业务在2016财年(2017年3月截止)会实现盈利。一旦数据公布,我们会尽快明确情况。

平井期待今年能取得更大利润,然而这一希望受到去年四月份熊本地震的影响,使得索尼不得不推迟影像传感器和相机的制造。不过截止至上个月的财年预测数据显示,索尼的营业利润有希望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近3000亿日元。今年,他正争取让利润超过5000亿日元。

索尼仅在1997年时有过一次这么大的利润记录。平井说,这一目标的实现将让索尼走向高利润企业的道路。

在平井一夫达到最高职位和个人成就之前,索尼已历经四年亏损。如果他成功的话,这确实将成为索尼的极大转折,也会是他雄韬伟略的佐证。

2001年拍摄的索尼Aibo宠物机器人,Macaron(左),和Latte(右),看起来像狗和熊的合体。

北京公安网络备案 11010502033966

京ICP备17040674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