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腾讯增持,但B站的商业化道路仍布满荆棘

摘要: B站上市之后,又有腾讯撑腰,只不过未来的发展之路仍然风雨飘摇,如何不忘初心又能交上一份漂亮的财报单仍需要B站不断探索。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潇湘财经,作者 | 易敏

近日,B站与腾讯联合宣布达成战略级合作,合作内容包括动画、漫画、游戏等ACG(Animation、Comic、Game)生态链条的上下游。之前在本月初腾讯对B站进行共3.176亿美元现金的投资,增持股份至约12%。

众所周知,B站约81.7% 的用户是Z世代(指1990年至2009年之间的一群人)。随着Z世代成长为社会消费的主流,在他们中间所流行的文化也将变成主流文化,从而正式进入一个泛二次元时代。

A站、B站乘势崛起,不过两家都处于亏损状态,目前A站被快手收购,B站今年3月赴美IPO,随后又被央视点名,这一路走得跌宕起伏,如今抱上了腾讯大腿,是否就会畅通无阻?

一、游戏营收占比过大,与流媒体平台不匹配

根据哔哩哔哩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总净营收达人民币10.3亿元(约合1.484亿美元),同比增长76%,净亏损为7031万元人民币,净亏损率为7%,相较于去年同期净亏损率9%有所缩窄。其中B站的游戏业务收入为7.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1%。游戏版块的营收成为B站最主要的收入。

1、代理游戏究竟能走多久?

B站的游戏业务基本以手游为主,这部分主要来源于其代理的FGO手游,另外还有一款代理《碧蓝航线》手游,其中FGO贡献了游戏部门营收的71.8%。首先说到FGO,B站与日本游戏公司签约成功拿下其在中国区的代理,而B站没有属于自己研发的游戏,游戏的版权在日方,因此B站在运营方面也会受到各种约束。

比如就在这次FGO上线九周年之际,FGO玩家惨遭冷落无任何周年庆典,国内其他各大游戏都有周年福利礼包,这让FGO游戏用户很不满,随后FGO官博解释:版权方评估过后,决定FGO不参加此次9周年活动。而且游戏的高峰期很短,游戏玩家总是追求更新鲜、更爆款的游戏,尽管游戏大佬腾讯入股B站,但是别忘了腾讯还有它的亲儿子《王者荣耀》,此时它的用户正是兴头,怎么愿意分流给B站呢?

手游普遍半衰期较短,收入无法稳定持续增长,而FGO已经在B站上线两年多,玩家能否一直对这款游戏保持高涨的热情将是B站最棘手的问题。

2、游戏内容一直在打擦边球。

相比于代理游戏上的话语权不多,B站最头痛的应该是游戏内容频频被文化部点名,早前2018年年初文化部公开批评《FGO》《碧蓝航线》等游戏,原因是“女性角色形象暴露、大面积裸露身体”“宣传推广含有违背社会公德的禁止内容”并表示上述游戏依法给予处罚,责令整改。

另外B站代理的手游主要是二次元风格的游戏,用户多数偏低龄化,据极光数据显示群体中24岁以下占比超过70%,20~24岁玩家为第一大群体,占比49.7%,19岁以下玩家为第二大群体,占比达到21.2%。

如果游戏内容不太健康,很容易因为游戏内容受到国家的监管,所以还需要B站在游戏的把控上面多加用心,毕竟B站的用户大多是95后与00后,而他们是B站游戏氪金的主要用户。

二、腾讯增持,是把双刃剑

1、腾讯系用户与B站用户重合度不高,文化冲突会是必须面对的坎。

要知道B站最早做弹幕视频网站,弹幕于老用户是一种不可替代的情怀,弹幕的吸引力是不亚于视频本身的,有多少火爆一时的词句是在弹幕中开始的,“橘里橘气”、“高能萌反应”、“跪求野生字幕君”它也代表着曾经情怀的一部分,反观优爱酷这些视频的弹幕除了撕逼还是撕逼。

B站二次元用户群体特征明显,用户粘着性高,招股书显示,B站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达76.3分钟,正式会员第十二个月的留存率超过79%。B站的视频弹幕具有强烈的属性,弹幕准入门槛高(先做一张“高考试卷”),弹幕内容紧贴视频内容;腾讯视频体量大,用户群体广泛,用户粘性度不如B站,影视圈群体较多,弹幕水平近似留言板。

随着腾讯与B站片库开放,腾讯用户和原住民价值观的冲突必然影响B站原有的弹幕文化,用户之间也会冲突加剧。

2、相比腾讯增持B站带来的资本注入,用户更关心片头的广告。

相较于其他视频网站,爱奇艺,优酷,腾讯等,B站简直不能再良心,片头完全没有广告,B站早期一直秉着用户体验至上的策略一路运营,老用户应该还记得最早的会员制是通过一份类似于高考的二次元考题。反观其他主流视频网站抢购电视影视版权,综艺合作、内容自制,在商业变现上主要依靠广告和增值服务(会员)。

曾经,bilibili承诺永远不加广告,2016年初,bilibili在正版新番前加入了贴片广告,这个“出尔反尔”的行为立刻引来用户们的不满,压力之下,董事长陈睿不得不出来回答:“B站未来有可能会倒闭,但绝不会变质。”由于B站没有广告增值,B站一直也处于亏损状态,今年1月份B站东京电视台番剧开始出现片头广告,随后以版权方要求为由请用户谅解。

如今B站在最需要资金转型扩大业务的同时腾讯出手拉一把无疑是件好事,但是腾讯一直以来的运营风格不受玩家讨喜。现在也不得不让人担心B站是否会躲得过片头90s的广告,毕竟很多用户们一直还愿意坚守的原因在于承诺永不加广告。

这次腾讯增持B站,而B站需要生存,广告增值业务却一直亏损,所以广告、会员费和用户体验成了鱼和熊掌,B站必须取其一,并舍其一。从现状看,老用户的好感恐怕要在吸金路上全部败光了。早前B站开始变现时就有老用户出走,如今加速了变现的速度,其结果不得而知。

三、B站走向电竞,直播+电竞的双向运营,竞争激烈的行业能否盈利?

1、电竞行业太烧钱,刚刚存活的B站却大手笔押宝电竞。

10月9日,B站宣布与休斯顿火箭在电竞领域达成战略合作,10日,B站发布公告成立哔哩哔哩电竞公司,这意味着B站要在游戏领域进行死磕。

早在9月份时传出消息说,B站获得了暴雪《守望先锋》联赛OWL永久席位,战队落户杭州。其中CEO兼董事长陈睿担任电竞公司董事长,此前战旗TV负责人陈悠悠任命为总裁。其实这不是B站第一次触电电竞,在2017年时B站就收购了IM战队并成立了自家的BLG战队,随后加入LPL联盟。

电竞如此火爆,B站当然希望能在眼下最吸金的行业内分一杯羹,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电竞圈粉丝毕竟不同于B站往日的粉丝。电竞圈就是另一个江湖,粉丝关注的永远是澳门银河最新的,最有热度的IP,即菜就是原罪。作为电竞圈的新人,B站要想靠电竞吸粉吸金恐怕也是九死一生。

前OMG澳麦嘎公司2016年亏损达2471万元,王思聪投资的IG战队前期也是一直在亏损,尽管投资电竞近几年风头正盛,但多数人已经扑街。

2、游戏主播不温不火,还频频转投其他平台。 

B站的游戏区现在占了很大一个板块,但是B站的游戏UP主并没有强大的粉丝群体,早前,B站发布一则公告,由于B站独家签约的主播杨帆在直播中单方面宣布转投虎牙直播,B站将会通过法律手段起诉该主播违约行为,并停封他的B站ID。

在杨帆之前,ASMR区的头部主播“少寒Shine”与“MTkoala”也跳槽到YY直播。这些主播频频出走,最直接的原因在于其他平台开出更为诱人的薪资,而仅仅把B站作为一个“新手圈”来试水,对他们来说斗鱼、虎牙这类大型直播平台也更有吸引力。

再者,B站的游戏UP主并没有强大的粉丝群体,B站UP主一直靠原创舞蹈,鬼畜,二次元搬运为看家本领,游戏UP主能否撑起一片天还有待观察。

四、版权问题一直是B站的痛,监管风险将成平台最大风险

1、腾讯B站互开版权,B站独家版权将失去动漫优势。

今年7月B站大量外国影视内容和部分国产剧、动画、纪录片、短视频被下架,有分析人士指出B站下架视频内容可能是出于版权原因。以二次元创作为主业的UP主在创作视频时,往往会出现版权争议,甚至有人偷偷上传“改头换面”的正版影视剧或综艺节目。

对于侵权风险B站也曾表示可能无法识别所有的侵权视频,会面临潜在的诉讼,所以B站也在大量购买日漫的版权。2018年B站独家新番《工作细胞》、《后街男孩》、《Overlord》、《碧蓝之海》、《MEGALO BOX》、《紫罗兰永恒花园》等作品,除了《工作细胞》、《Overlord》播放热度在一亿以上,其他作品热度并不高。关于这次十月澳门银河最新番,爱奇艺和B站都拿到不错的版权,爱奇艺更有《妖精的尾巴》大热门IP在手。

尽管腾讯和B站合作,但是腾讯在日漫新番的版权上基本没有投入,如果后期版权互开,B站在动漫方面就失去了独家的优势,而日漫新番并没有因合作而赚到,失去独家动漫优势的B站还有多少吸引力呢? 

2、B站因内容低俗频被点名,健康二次元势在必行。

自2018年以来,B站已经受到三次监管整顿,澳门银河最新的一次是今年7月份B站再度因为内容低俗被央视点名。近年来我国逐步加强对不良网络动漫产品的规范范围,然而时至今日网络平台上依然有大量的动漫作品中充斥着低俗内容。

对于B站来说一家以动画、漫画、游戏(ACG)内容平台起家的二次元公司,B站的发展离不开二次元,二次元作为日本动漫文化的舶来品自然会存在一些低俗内容和灰色地带,这对B站的商业化模式也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根据澳门银河最新消息B站已经和人民日报合作了,看来圈吧的求生欲非常强烈,B站现在打开澳门银河首页“红且正”的人民网发言稿已经出现。

看来监管范围也是越来越收紧,不过依赖于二次元起家的B站,它的死忠粉会领情吗?还会继续顽强的驻扎B站吗?B站如何健康化的盈利又保证用户的增长依然是个挑战。

总之,B站上市之后,又有腾讯撑腰,只不过未来的发展之路仍然风雨飘摇,如何不忘初心又能交上一份漂亮的财报单仍需要B站不断探索。


北京公安网络备案 11010502033966

京ICP备17040674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