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把马云“干倒”的人叫什么名字?

没人能干得倒我! ——马云

 

昨日,在杭州举行的阿里巴巴投资者日,马云辟谣被迫离职的消息,并竖起食指,“不存在的,没人能干得倒我”。

对于明年的卸任,马云说,“如果真正爱你的公司,爱你的孩子,应该学会放手,我的责任就是放手。”

从2005年到2009年,马云与阿里巴巴执行副主席蔡崇信一直在讨论企业传承话题,并且拜访了很多企业、机构,希望了解如何能够做一个长久的企业。但一个人终究不能陪伴企业百年,如何把企业精神传承下去才是企业家要思考的问题。

 

思量多年,教师出身的马云最终选择了在教师节这一天完成企业精神的传承。2018年9月10日,是阿里巴巴成立19周年纪念日,也是马云54岁的生日,马云说,“明年9月10日,我将不再担任董事局主席,张勇接任。”

消息一出,阿里股价跌了2%,但对马云的继任者张勇来说,拉回2%的跌幅算不得难事,因为自出任阿里CEO以来,他已经将阿里的股价拉升了超过200%。

 

即便这样,即便马云说没人能干得倒他,但依然有很多人在问,为什么是张勇?

 

我们或许找得到很多张勇不适合做接班人的千万种理由:在2007年才加入阿里巴巴的张勇,和很多老员工相比,工号排到一万开外,称不上“老资历”;其次,他和马云的差别太大了,与马云舌灿莲花的形象不同,张勇显得不仅低调,甚至有些不善言辞。

 

曾经张勇在阿里公司内,被游客拉住帮人拍照片,不仅没被认出来,还被路人说拍照技术不过关。张勇的低调和他的花名“逍遥子”很符合,这位取材于金庸武侠小说《天龙八部》中的人物,三个弟子都是绝世高手,但逍遥子本身全程没有出场,这位世外高人只存在读者的想象之中。

 

张勇自己也常说:我是一个没有故事的人。但创立天猫、打造双十一购物狂欢节、将阿里市值做到4000亿美元,“逍遥子”张勇的故事已经足够精彩。

“人生二十年可以预料,其实挺无聊”

张勇,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他本可以在当地银行谋求一份体面工作,但骨子里并不安分的张勇选择进入全球五大会计事务所之一的安达信。当时安达信刚刚进入中国市场,张勇觉得,“处于市场开拓期的机构会比较有机会。”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就在张勇即将成为安达信合伙人的时候,他离职了。和当初拒绝进入银行工作的理由别无二致,“我可以清晰地算出每年挣多少钱,做多少事,这些基本上都已经确定了,人生二十年可以预料,其实挺无聊的”。

 

当时张勇也许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他很确定自己不想要什么。于是,不甘寂寞的他离职安达信,于2005年加入如日中天的盛大。盛大CEO陈天桥是当时中国最年轻的首富,他给了张勇CFO的位置。

网游爆发的年代,盛大意气风发,一度反超网易。然而,就算是网游霸主,也只留得住张勇两年。

2007年,猎头公司的一通电话促成了他和阿里的缘分。后来张勇在回母校演讲时谈到, “那时候电子商务刚刚开始,我觉得电子商务每个人都需要。”

一通电话加一个想法,张勇和时任阿里CFO的蔡崇信在香港文华东方酒店见了第一面。紧接着,他坐火车到杭州,在一天之内就见了马云、当时淘宝网的CEO孙彤宇以及蚂蚁金服的CEO彭蕾。

 

在西湖边上的湖畔居,马云和新加盟的高管聊天,“你为什么来阿里?”张勇回答说:“很简单,我已经干过一个30亿美金公司的CFO了,我想干个300亿美金的。”

 

2007年8月29日,张勇在盛大公司发完最后一份季报,次日,他就赶到杭州阿里办理入职,出任淘宝CFO。同时,按照阿里的惯例,他为自己挑选了一个花名——“逍遥子”。

世界抓拍大师、法国摄影家布列松曾经提出“决定性瞬间”观点,他认为,世界凡事都有其决定性瞬间。张勇在10年前义无反顾加入淘宝,不知道能否算是张勇人生路上的决定性瞬间,但从此,“逍遥子”的故事开始在电商江湖接连上演。

“双十一”购物狂欢节的背后是什么?

彼时电子商务刚刚起步,很多规则并未明晰。因此,尽管张勇的身份是淘宝的CFO,但也慢慢管起了业务,兼任COO。

 

淘宝商城成立于2008年4月,是典型的B2C业务模式。起初发展并不顺利,不仅原有负责人离职,团队也即将解散,众人唱衰。张勇说,“我不能看着它死掉,我坚信B2C在未来是一个大趋势,是阿里巴巴不能失去的一块。没人管,那我就自己去管。”

 

张勇随即向当时的CEO“铁木真”陆兆禧主动请缨,“我要让淘宝商城活下来”。的确,阿里巴巴在电子商务B2B和C2C两方面都已经建立起绝对的霸主地位,但却忽略了B2C,京东、唯品会、聚美优品等平台接二连三涌入市场。

张勇主动请缨的淘宝商城,即我们今日所熟知的天猫,名字来源是“淘宝商城(tmall)”的英文音译,属综合性购物网站,是商家对客户的网上交易平台(B2C);淘宝店铺则是网络零售圈,属于客户对客户的个人网上交易平台(C2C)。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儿。张勇接手淘宝商城的第一年,就想出了“双十一”购物节的办法,但最初购物节只是为了打响淘宝商城的名气。“‘双十一’处在十一和圣诞节之间,是一个比较理想的促销时间点。”

 

2009年,淘宝商城首场“双十一”只有李宁、联想、飞利浦等27个商户参加,但结果却超出所有人想象:首次平台交易额达到了5200万元,是日常交易的十倍。虽然不可与2017年“双十一”1682亿元的成交额相提并论,但在当时,这已经足够证明张勇对市场营销的深刻洞察力。

“‘双十一’的本质,是所有的共振都发生在同一天,把消费需求和对需求的期待促成在同一天发生,再把供给整合到这一天,使得在最高点的峰值实现供求匹配,背后其实都是互联网的原理。”

 

2010年11月,张勇在杭州指挥完第二场“双十一”后,没有和同事们庆祝,而是独自在办公室默默吸烟。因为就在这一年的9月,前百度COO叶鹏加盟阿里,即将接手淘宝商城。按照公司的安排,张勇将告别淘宝商城,专注自己CFO的工作。

 

然而,2010年的“双十一”并未成为张勇的谢幕演出,一场年底爆发的人事大地震又将机会扔回给了张勇。

“逍遥子”的狂飙突进之路

大约从2010年上半年起,阿里巴巴B2B公司将不能签的骗子客户称之为黑名单客户,而这样的骗子客户在2009年和2010年急剧增加(1219/1107)。在平台客户的连续投诉和舆论的口诛笔伐之下,阿里展开内部调查,结果发现一些员工为了追求高业绩和高收入,默许甚至协助诈骗公司加入阿里。

马云得知此事后震怒,在采访中我们也多多少少能感受得到他当时的心情。

“做企业不能当侠客。我是公司文化和使命感的最后一道关。作为大家信任的CEO,我要做的是捍卫这个公司的价值体系。如果你叫我一声‘大哥’,我就可以不杀你,那以后,有多少兄弟叫我‘大哥’?我不是‘大哥’。”

2011年初,阿里巴巴B2B的CEO卫哲和COO李旭晖引咎辞职。

当时的B2B业务还是阿里的主阵地。卫哲离职,时任淘宝网总裁的陆兆禧开始兼任B2B业务的CEO,刚要接管淘宝商城的叶鹏也被调到了B2B部门任职。

从淘宝诞生之日开始,大量商家以低成本进驻淘宝平台,导致鱼龙混杂,泥沙俱下。张勇希望将淘宝商城做成品牌旗舰店,同整个淘宝拉开差距。

 

于是他组织大商家代表开会,“把服务费提升10倍,提高商家入住门槛,走品质路线,行不行?”大家纷纷表示支持。开会的都是大商家,但张勇没想到,未参会的小商家们同意不同意。

 

10月10日,淘宝商城发布新规,调整对商家的技术服务费和违约保证金。小卖家们表示不满,3000多家小商家有组织地攻击淘宝商城上的大商家,要求送货上门,然后再退货,真可称得上是“十月围城”。大商家没有办法,只能发货:“我不发货会被淘宝惩罚,发货来去的成本都是我自己的,万一货物丢了还没办法,因为他们是一个反淘宝联盟。”

后来,张勇用“艰难”二字形容那段时光,但他并不后悔:“很多东西很难十全十美,只能是你怎样尽力去把它做得更周全。如果一直在困扰纠结,或者在压力当中,你就很难做出正确的决定,你的内心必须足够坚强。”

2012年,淘宝商城正式改名,变为我们如今所熟悉的“天猫”,每年的“双十一”也成为各大电商平台模仿的对象。

 

2013年的9月10日,淘宝十周年庆典上,业绩颇佳的张勇升任为阿里COO,提出“all in 无线端”的战略构想。面对互联网的全面转型升级,陆兆禧和张勇把重点放到了无线业务上,但两个人选择的方向完全不同。

时任阿里巴巴CEO的陆兆禧倾向于社交,想要继续做“来往”,从正面对抗微信及腾讯,而张勇想的却是电商的移动化。也正是这个选择,改变了他们未来的事业道路。

事实证明,陆兆禧让马云失望了,张勇预判的移动电商爆发才是正途。阿里决定,搁置社交计划,先将手机淘宝做起来,手淘即将承接从 PC 端导入的巨大流量,成为一个超级App。

 

手淘没有令人失望,当年一季度阿里零售平台有 70% 的交易额发生在无线端,每个季度有将近 4 亿用户在手机淘宝上消费,再次奠定“逍遥子”在阿里内部的地位。

有报道称,陆兆禧到最后一刻都不肯认输,甚至为此跟马云大吵一架。于是,COO张勇取代了他。据说,陆兆禧在“来往”上发了一条信息给张勇,称对他有信心,相信这位新任CEO能比自己做得好。

2015年5月7日晚,马云宣布张勇取代陆兆禧成为阿里第三任 CEO 。

 

成为CEO的张勇给自己定了三个目标:制定和推动战略的实施;为未来布局;对年轻人的培养和组织变革,同时进军数字经济体。

在张勇的领导下,阿里实现了13个季度的健康增长。同马云相比,而张勇更像是一个操刀者,他负责将马云的构想落地实施。

“没有人能干得倒我”是马云想说的前半句,后半句他说的是,“我100%相信张勇将做得更好。”

北京公安网络备案 11010502033966

京ICP备17040674号

网站地图